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坐我隔壁的印尼人


根據我自己的經驗,發展程度越高的國家,約定俗成的禮節就越多,而且越是上流社會,莫名其妙的規矩就越多。後面這句是我從電視上看來的XD,沒辦法,人不夠上流,無緣體會其中生活。但前面那句可就是我的親身經歷了,很多人以為,西方人比較不拘小節,講究個人自由,例如上課可以不用舉手報告就能去尿尿之類的。但其實並不是那麼回事,他們只是講究的細節跟我們不一樣罷了。他們尿尿不用報告,但是尿尿碰到陌生人非得打招呼不可,一個不小心還要跟他聊他老婆孩子祖宗十八代,明明尿完了卻不能隨便離開,非得裝作尿液滿盈,長久不衰的樣子陪他尿個痛快,你說尷尬不尷尬,而原因無他,就是該死的禮貌。雖然說東西方對禮節的認知有差異,但在基本禮儀上都大致相同,像是尿在對方腳上是很不禮貌的行為,會被打。

我沒去過印尼,不知道其發展程度,但我想,一定是個『非常』不拘小節的地方吧,而我我隔壁的那位印尼老兄更是誇張的不像話,一副進化不足的樣子,現在想起來都還是覺得他比較適合關在動物園,人類世界對他來說太危險了。

一開始,我只覺得隔壁這個人好像有過動兒傾向,喜歡抖腳、搖腳還喜歡用他的皮鞋把地上敲得梆梆響。上課的時候喜歡在大家一起唸的時候念得又快又大聲,硬是要把節奏打破,所以我們唸得東西沒有老師聽得懂,每次都要重唸好幾次。喜歡跟老師一起念,但是明明老師說了是要跟著唸啊,所以時常會把老師惹毛了,叫他自己念。喜歡在大家笑完了之後,還把那個笑點拿來反覆使用,用到只有他自己笑得出來還是樂此不疲。他喜歡借橡皮擦,基本上我的橡皮擦在他桌上的時間比在我桌上的時間還多,而為甚麼他可以寫一次擦兩次,我一直都都不明白。

本來我覺得也許他只是過動又自閉,由於本身性格上的衝突與矛盾,導致個人行為失控。簡單來說,就是他一個人腦子有問題,跟印尼這個國家無關。一直到我在廁所發現印尼人居然上完廁所排隊在洗手台吐痰,然後把鞋襪脫掉,把腳伸進去洗,最後赤著腳從廁所八咑八咑的走到教室曬乾,而廁所地面還殘留著他們滴到外面來的小便,這樣真的洗得乾淨嗎?我滿懷疑的。

這樣的行為已經讓我腦子有點運轉不良,所以我一直沒發現有一個疑點,就是洗手。一開始我以為他們小便完不沖水,洗腳但是不洗手,但我錯了。小便時基於禮貌我一般都目不斜視,但有一次,我從眼角餘光看到印尼人小完便,居然非常有教養的按下沖水鍵,還記得洗手,我心中頓時突然充滿了愧疚,爸爸錯怪你了,你其實是個有教養的好孩子,爸爸錯了,爸爸對不。。。。。等等,洗手台在我右邊,你在我左邊,左邊有水龍頭嗎?我帶著好奇心偷偷地往旁邊看了看,這一看,驚的我差點把小便甩到他腳上。是的,他充水,他洗手,但是他是把手伸進小便斗裡面洗啊啊啊啊!!!後來,我就不帶橡皮擦了。

某日,我在跟一位德國留學回來的朋友聊天,按照慣例,他吞雲吐霧,我屁話滿天,當我提到這個秘密的時候,他頓了一下,頗有深意的吸了口煙,緩緩吐出,然後說:『其實我比較好奇他們大完便怎麼處理。』靠!出國讀過書的就是不一樣,隨便說句話都這麼有見地!

畫面回到我隔壁的老兄,他有很強烈的好奇心,強烈到看到任何東西都會想拿起來把玩,不論那個東西是不是他的,也不管對方意願如何。日本的書裡面都帶有一個像書籤的收據,當課本剛發下來的時候,我因為覺得有趣,所以就將書裡的收據拿來當書籤使用了。照理來說,每個人的每本書都有,可是他老兄不知道什麼原因,在上課中就直接把我的書籤拿去,雖然沒問過我,但看看也無所謂,可是他研究完了之後就開始在手上柔捏了起來,我當時愣住了,完全不曉得這是什麼情況,他不曉得這是我的嗎?還是他認為我不要了?可是我夾在書裡面耶!看他揉成那個樣子,我也只好當作這個書籤已經從我人生中消失了。之後,下課了,他居然將他手上那『坨』已經看不出是什麼物體的東西扔到我桌上,我拿起來放回他桌上以示抗議,而他看我放回去,居然又拿起來放回我桌上,我也不甘示弱,我們兩個就這麼語言不通的一來一往,互相沉默地以動作表示想法,最後他『迫於無奈』想早點回家,最終收下了我的,被他柔爛的,書籤。我覺得我應該比他還無奈才對,可是我已經連生氣的力氣都沒了,後來我才發現,姑息真的會養奸。

自從書籤事件之後,我對他格外小心,任何東西,就算只是暫時不用,都不能放到桌上!不然會變成什麼樣,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某日,我實在是太不小心了,在一個另我悔恨萬分的休息時間,我把我新買的矽膠自動鉛筆放在桌上就離開教室了,十分鐘過後,我回來看見我心愛的自動鉛筆上面那圈矽膠已經掀起來一節,痛苦萬分的倒在一旁,我當場氣到手指發抖,直想用力往那混蛋印尼人的臉上灌下去!!!

大家能理解我生氣的程度嗎?首先,我上一隻自動鉛筆價值75台幣,我很小心的用了好幾年,直到被我混帳老妹弄丟為止。而這一隻,價值500日圓,我為了考慮要不要買,想了兩個月,跑了五家店,然後我很寶貝的使用他,說他是我的命根子也不為過。而這個印尼混蛋,他所做的事,等於是趁我睡覺,把我的命根子掏出來,玩弄過後,還把包皮掀起來,最後直接甩在一旁,任我醒來後自己發現,然後用顫抖的手指把包皮翻回來,把命根子放回去,還要檢查有沒有受傷。最可惡的是犯罪嫌疑人居然不逃跑也不愧疚,就大辣辣的坐在你旁邊,裝作沒事一樣,而且他拿來翻包皮的手,還是一雙小便完在小便斗裡洗手的手,是一雙在吐過痰的洗手台洗腳的手!!!

那節課,我懷疑我整個人的殺氣已經具現化了。握緊雙拳的我,整個人彷彿都在冒煙,骨頭也不住地嘎嘎作響,發出淒厲的咆嘯聲。我整節課只想著怎麼幹掉這混蛋,完全無心上課,老師也不叫我,一跟我眼神有所接觸就立刻轉頭,只有那個混蛋,依然故我,裝作完全沒事的樣子,依然整節課亂吵亂叫,一副欠殺的樣子。

隔天,老師不知為何就叫他去買他自己的橡皮擦跟紅筆,還再三警告,不准再跟別人借。我想大概是怕教室被鮮血染紅吧。


5 則留言:

  1. 我是一個鄉下人,
    看了這篇文章後,
    我開始懷疑每個印尼人是不是都這樣

    我相信一定很多鄉下人都跟我一樣這麼懷疑著~

    回覆刪除
  2. 你好,我是從PTT日本文化版連過來的。
    現在住在東京,被你的文字吸引所以找了這個分類的第一篇來看。
    我只是想說...包皮那段我笑到翻掉!
    隔壁鄰居原本在講話,因為我忍不住的爆笑她們還靜默了一下。XD
    繼續去看其他的文章~

    回覆刪除
  3. 歡迎光臨啊~希望你會喜歡這邊的文章。

    對了,這個分類有些文章有被我收錄在第一本書裡,而且收錄後做過一些修改,例如這篇就是。所以如果以後你翻到我的書,可能會發現文章不太一樣。

    你住東京啊,有空可以交流一下心得喔~^^

    回覆刪除
  4. 包皮那段我也笑死了.....
    雖然我是女的....

    我是從不甚相關的討論區中外連至你的部落中
    那篇「我快累死了……」
    引起了我對[在日本的生活]分類的興趣....
    我會繼續看下去的
    有時間的話~

    回覆刪除
  5. 呵呵...不是每個印尼人都像他那樣喔~
    他可以算是特列吧....

    回覆刪除

名稱可以隨便填,但是匿名名稱不雅者,我將不會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