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善良需要GDP嗎?也許不需要,但需要制度。


今天正好看到一篇新聞台灣人素質比較優? 網民舌戰,順手找了他的來源。
善良需要GDP嗎(大陸網友寫的)

今年新年我是在台北度過的。短短四天,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既不是台灣的小吃(看著不錯但油有點大)也不是誠品書店(環境不錯但書有點少),而是那裏民衆的素質和淳樸的民風。

隨便舉幾個例子:

1.        12月31號晚上我在一個叫平溪的小鎮。按照當地的風俗,每年新年的時候都會有很多遊客來到這裏放天燈。那天正好有一個電影劇組要在那裏捕捉一些遊客放天 燈的鏡頭。于是,現場導演就請從四面八方趕來放天燈的遊客盡量配合。這些遊客都不是群衆演員,他們大老遠趕過來僅僅是為了和心愛的人或者好朋友們一起跨 年。但是,在得知劇組的請求後,他們沒有任何怨言,都非常配合地聽從著現場導演的統一調動。

2.        根據這個劇組的朋友介紹,他們在另外一個小鎮拍戲曾經租用過一個當地老伯的房子。後來劇組拍完那組鏡頭移師到下一個地方,這位老伯還會燒好菜和湯專門送過來讓劇組品嘗。

3.        劇組的一些台灣工作人員在拍攝現場看到小貓小狗,他們會自己掏錢買罐頭喂給動物們吃。

4.        台北的出租車司機無論遠近,從不抱怨,更不會有意繞路。無論是問他們問題還是簡單地付錢找錢,他們都彬彬有禮。提起101大廈的新年焰火秀,他們都充滿自豪感,並且會主動告訴你根據風向從哪個角度看會比較清楚。

5.        我在台北,從來沒有看到當地居民排隊夾塞、公共場所大聲喧嘩、電影院裏接聽手機的現象,更不用說當街吵架和隨地吐痰。

用一個被我們用濫了的詞來形容,我覺得總體來說台北民衆的“素質”比內地的同胞要 高一些。我的一個朋友有一種更加極端的說法—或許有些誇大和以偏概全的成分—“你接觸完這裏的人再回到內地走一圈,你會覺得內地到處都是‘刁民’。甭說給 你送湯了,到了有些地方能不先把你車胎紮了再訛你一把就已經算謝天謝地!”

無獨有偶,回到北京後我看到一個新年剛剛去了九寨溝的朋友寫的一篇博。經過這位朋友的允許,我把它原封不動地轉抄過來,甚至連格式都沒有動:

九寨天堂被惡魔掌管,去不得
不要相信有什麽自願參加的付費節目
不要相信買東西會假一賠十
不要相信4A級旅遊景點就投訴有門
GOOGLE了一下,通過旅行社去的都和我們有同樣的遭遇
呼籲一下吧,上當的人總是前赴後繼
一上車,還未到景點,導遊小周就開始收取第二天的文藝晚會和參觀藏民家的費用
280加180打完折共400元一人,給不足錢立刻翻臉
“你們接下來的3天裏,所有吃、住、行可都歸我小周負責,你們自己看著辦”
我不想把話說得很難聽,出來玩就是圖開心,想開心就是要花錢!”
“牟尼溝給你們一小時時間,好好考慮考慮吧!”
此刻,所有不是立刻交錢的同行人都遭到了冷面相對和惡毒的詛咒
“遲到的最好被困在裏面地震震死他們!遲到一秒都自己打車回去!”
我內心汗顔,慶幸自己坐前排所以老老實實最早交了錢並准點上了車
小周對我們幾個很好,但笑容怎麽看怎麽寒
3條溝只花一天的時間實在有些匆忙,不得不走馬觀花
藏民家還未盡興就被拉去看文藝晚會
一排正中的位置對號入座,哪知是重票,亂
這給了原本就對此沒興趣的我們一個完美的退票機會
元旦那天,心想事成
此行購物點有3處,水晶,藥材,牦牛肉
高原水晶本是我們感興趣的東西
但做工實在不敢恭維
人家假的做得和真的一樣,他們是真的做得和假的一樣
又或者這些根本就是假的
全團消費300元,導遊臉上挂不住了
“真為你們感到丟人!才買了這麽點東西……”
我叫一個納悶,為我們感到丟人?他怎麽想的?告訴我~
藏藥,很有吸引力的神秘植物
小周再接再厲:“我今天吃飯還是喝粥就看你們了”
(這倒是大實話一句)
可誰知裏頭庸醫坐鎮看誰都有病,免費醫天價治
朱朱帶回的川貝現鑒定為不明物質
為什麽人要那麽泯滅良心呢?
不是說假一罰十嗎?不是說國家旅遊局監督銷售的嗎?
你用人格擔保?你根本沒有人格怎麽擔保?面對你們的信仰,你們的神山,不怕天塹嗎?
牦牛肉免費吃?!
價格高過百元一斤的牦牛肉試吃是一個味道,買入的又是另一個味道
我怎麽這麽傻,老在吃的東西上摔跟頭
自己才是塊待宰的肉
幼稚的相信他們拿出了阿壩最純樸的熱情,和最新鮮的美味
然後揮手就是一刀,幹淨利落
美麗的九寨天堂
你的美麗加深了那些人的罪惡
你,還是那麽波瀾不驚嗎

兩相對比,你會發現:今天的中國民間還普遍匮乏一種與人為善的文化。恰恰相反,在太多的時候和太多的地方,有太多的國人似乎更習慣“與人為惡”。

在很多地方,芝麻大點的也是官,土坡上插根蔥就以為是可以稱王稱霸的山寨。有點小 權的習慣了欺生欺弱、媚上淩下、吆五喝六、吃裏扒外;什麽權都沒有的習慣了變著方刁難訛詐、繞著圈坑蒙拐騙、斜著眼譏諷謾罵、挺著胸流氓無賴。有些人甚至 還經常大腦進水一樣做出一些損人不利己、甯肯自己難受也不讓別人舒服的怪事。在他們的邏輯裏,什麽都是一次性的—他們把和陌生人的第一個交道當成了最後一 個交道,把和顧客的第一樁買賣當成了最後一樁買賣,把眼前的人當成在生活永遠不需要再次面對的人。

探討這種“與人為惡”的文化的根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肯定不是一篇文章、也不是一個人就能說清楚的。

有人會說這是經濟發展水平決定的。他們還會說,台灣二十年前也不是現在這樣。

我的問題是:誠然,經濟發達有助于提升人們普遍的文明素養,我們也常說“窮山惡水出刁民”,但是人類的基本善良與誠實真的需要GDP嗎?

也有人會說很多與人為惡的人自己本身也是另一些與人為惡的人的犧牲品,他們的與人為惡或許僅僅是試圖為自己找到一些心理上的平衡。

那我的問題就更簡單了:因為他人沒有善待自己就不去善待別的他人(更不用說虐待他人),真的就能夠給自己帶來那麽多哪怕是變了態的愉和悅嗎?

坦白說,根據我在大陸的經驗,一般居民的「素質」這種事……大陸真的是比台灣差上一截。

對岸網友對於這個說法,
有的不服氣,說:「那是因為大陸窮太久了,『窮山惡水出刁民』,沒聽過嗎?」
有的還會補上:「因為開放了之後,什麼壞習慣都帶進來了。農村人的純樸也是被外來的城市人破壞的。」
或是怪咎歷史因素:「文革把中國五千年的優良傳統和善良風俗都給革了。」

我個人是覺得,說是資本主義帶來壞習慣,這不是不可能。
因為當年的大陸十分落後,願意到大陸去的第一批人,不是破產跑路的,就是被通緝的罪犯。
否則誰願意放著好好的台灣生活不過,跑到大陸去。

因此,至今仍有許多大陸人對於「台灣人」抱持著負面想法。
例如,狗眼看人低、包二奶、有錢就以為自己是老大……等。
富裕一點的地方,例如「上海」,那邊家境好一點的女生,有一陣子還流傳著「絕對不嫁台灣人」這種說法,這是我親耳聽到的。

如今,這些被趕出台灣的爛人的爛習慣倒是被他們當地人學得十成十,有模有樣……甚至覺得有錢就該這樣花。例如,他們聽了:「顧客就是上帝。」這種本來是用來勉勵服務業的話,他們再看看那些外來的爛人的示範,於是理解為:「我是顧客,我就是上帝,老子花錢是大爺,你個混蛋最好給我小心一點!」於是動輒辱罵服務生,服務生也不爽,偶爾忍不住了,乾脆在店裡對罵。

幾次看到了我都認不住搖頭。

也許是這樣,大陸一般店家的服務普遍不好,有錢都花得很難過……。

提到文革,文革的影響真的很大,因為你有知識就是錯,有錢也是錯。
打死了這些錯的,剩下來的大多是一些又沒錢又沒知識的,不然就是一些很無恥,懂得偽裝,見風轉舵的人。
想在那個年代活下去,懦弱成了保命的唯一途徑。
太有正義感會害自己活不下去。

至今,我在大陸校園最常聽到的話,依然是「槍打出頭鳥」。
而不是「見義勇為」、「作我們應該做的事」。

但我覺得,這一切的影響都不是重點。
因為時間會過去,惡人在怎麼惡,他終有老死的一天。
可悲的是,大陸有著一種「鼓勵惡人」的潛規則。
而規則是不會死的。

在台灣,你要作壞事,可以,但你要付出代價,否則就是你不要讓大家知道。
壞人要嘛必須偽裝的很好,否則就是被從社會驅逐出去。

而在大陸,情況正好相反。
唯一的準則只有「成功」或是「失敗」。
只要你成功了,大家會說你幹得好。
失敗了就吐你口水。

而那些不懂的冒險的人,則被歸類在「笨蛋」。
有垃圾你不亂丟,「笨蛋」。
有小抄你不抄,「笨蛋」。
有錢你不拿,「笨蛋」。

前兩項我都被大陸同學罵過笨蛋,而至於第三項,他們則是認為我怎麼會問這種「笨問題」。

簡單來說,我覺得對岸的社會,無論是制度也好,習慣也好。
無形中都在鼓勵著那些「壞人、壞事」。

而至於好人呢?
很可惜,制度並不保護他們,以至於最後都只能被當「笨蛋」了。
反正亂丟垃圾也不會被抓,那你不亂丟我就丟你家好了。
反正考試作弊也不會怎樣,那你不作弊就去重修好了。(※註一)
反正大家當官都在拿錢,你不拿錢給我個方便?那你就到小一點的單位去吧,別礙事。

就是這樣。

所以台灣不要的爛人,在大陸都過得挺好的。
久而久之,只要不是「笨蛋」的,當然都跑去當「爛人」了。


而對台灣而言,最大的壞處大概就是大陸網友的這句話了:「深圳人都知道,臺灣人三大特點:小氣,好色,說謊」


※註一:
我們學校有保證不及格率。
因為及格率太高,會被長官懷疑考題放水,認為老師沒有認真出題,敷衍了事。
所以「必須」保證不及格的比率。

而那些不及格的人,通常是「沒打好關係」、「沒有作弊」、「沒去跟老師搏感情」的人。
而跟老師關係好的,則是有填滿考卷就能過關了……。

作弊則是技術不要太差,不要太明顯就好了,監考老師一般也睜隻眼閉隻眼。
我有個同學,囂張到帶考古題的一疊考卷去考場抄,後來當然被抓了。不過不是被監考老師抓的,而是他坐在門邊,系主任正好走過去……。

過往相關文章:


4 則留言:

  1. 我一直很不懂,在自己國家爛也算了,出了國門,還能照樣爛,大概就屬中國大陸人最堅持了。感覺那些中國人,很不在乎外國人怎麼看中國人的,中國是大國,讓人無法否認,但,made in China 等於「低劣品質」,連人也一樣!
    芬蘭的中國留學生非常多(我看全世界,就只有台灣的中國留學生最少吧),米克的阿姨是技術學院的IT老師,每年都得跟幾個大陸生過招,大陸生真的超敢的,就是要唬阿姨不懂中文,學校作業用抄的也罷,還抄中文的咧,還說作業是寫程式又沒說不能以中文呈現,就是吃定芬蘭學校很尊重學生的文化。阿姨被騙到火大了,都故意在收作業後,跟那些大陸生揚言她找到懂中文的助教,當場所有大陸生都馬上說要「重新修改作業」。好幾次阿姨寄來一些連結給,要我幫忙看學生的作業,偏偏從來沒連結成功,我倒很想看大陸生用什麼下三爛的玩意騙芬蘭老師的耶!

    回覆刪除
  2. 你說的抄作業我在美國也遇過……是個女生(中國人),抄到其他人都很不爽,沒人想借她,只有我,那時候剛去,什麼都不知道……而且據說她還會故意請假,申請延後考試,然後問考題,所以我後來也沒再借了。

    你說的那些連結,我也好想看。XD

    回覆刪除
  3. 既然说是中国人~~既然说在台湾的大陆学生是中国留学生~~又为何要说什么中国大陆人?还不摆明你也自认为是中国人么?逻辑矛盾,语法也有问题,这就是所谓“台湾国语”?
    我不否认现在大陆人的素质有高有低,但是,十指伸出都有长短,何必一定要如此苛责?而且还站在所谓高高在上的台湾人立场上?
    爱之深,责之切。我明白这一点。但是,话说出口要负责。再怎么执意说大陆学生在台湾是中国留学生,在外国人眼中,一个CHINA拼不出两个中国,你的立场又是从何而来?
    不好的现象,看不过眼的东西,永远都是存在的。说出来,大家知道,一方面做个提醒,告诫自己不要成为这样的人,一方面也是引导社会舆论,引人向上。我知道我说的话可能有点迂腐,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以偏概全终究不是件好事。那样会使人失之浅薄。对了,这是关于上面那位张小姐的评论所发的感想。如有失礼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回覆刪除
  4. 台灣國語是口音而不是邏輯上的問題吧 @@..
    啊最很多台灣人而言 講中國講大陸都是指你們 連在一起講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吧 怎麼就成了我們自認為是中國人的證據呢?
    講一句難聽的話 愛之深 責之切如果是指我們批評台灣人自己的過錯 好像比較說得過去.. 說我們批評你們為愛之深.. 唉啊 還真是詭異啊..
    說真的啦 如果我們在國外也能撇清跟你們的關係.. 或許我們還挺開心的 也不是說你們都不好.. 我也認識不少中國學生人也挺好的..
    可是總是被當作你們的一份子 還真的是挺煩的..

    最後.. 當你們在行為上能讓我們一偏概全到這種程度...
    難道不該反省反省.. 而把過錯都怪在我們身上嗎?

    恩 換個國家的人說說看好了 當我碰過的韓國人裡面 蠻不講理的人佔了多數 讓我忍不住要說 x的 我討厭韓國人的時候..
    難道這樣的言論 過錯都在我身上嗎?
    啊 所以我們連發牢騷都是一種罪惡啦...

    啊 這樣嗆您真是不好一絲啊 不過我真的真的很討厭你們動不動就想說 啊 我們也應該是中國的一份子啊... 或是 我們是不是認為我們是中國的一份子啊..
    喂 多多少少尊重一下我們思想上的自由吧 不要什麼事都跟兩岸關係溝上邊好嗎?

    回覆刪除

名稱可以隨便填,但是匿名名稱不雅者,我將不會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