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什麼是勇氣?


勇 氣

第一章 什麼叫勇氣

  心的道路即是勇氣的道路, 意味著活在不安全、活在愛與信任之中,在未知中行動;唯有透過冒險, 生命才能臻至圓熟,朝向成長邁進。

  剛開始時,一個膽小鬼和一個勇敢的人的差別並不大,他們唯一不同之處在於:膽小鬼會聽從恐懼的話,而勇敢的人則把恐懼放一邊,逕自往前走。勇敢的人無視於任何恐懼的存在,他只管投入未知。

  「勇敢」的意思是你無視於恐懼的存在,走進未知裏去。勇敢並不表示沒有恐懼,唯有在你持續展現勇氣、更加勇敢的時候,無懼才會發生,那是勇敢的終極體驗 無懼:當勇氣很全然時,無懼的芬芳四起。勇敢的人無視於任何恐懼的存在,他只管投入未知,儘管恐懼就在那裏。

  當你像哥倫布一樣,去到人跡未至的大海之中,你會有恐懼,而且是很深的恐懼,因為你不知道後頭將會發生什麼事。你離開了安全的陸地,從某個角度看,在陸地上的一切都很好,唯獨欠缺一樣——冒險。一想到未知,你全身汗毛豎起,心再度跳動起來,又是個十足鮮活的人,你的每一根纖維都變得生龍活虎,因為你接受了未知的挑戰。

  不管一切恐懼,接受未知的挑戰就叫勇敢。恐懼會在那裏,但當你一次又一次地接受挑戰,慢慢、慢慢地,那些恐懼就會消逝。伴隨未知所帶來的喜悅和無比的狂喜,這些經驗會使你堅強、使你完整,啟發你的敏銳才智。生平頭一次,你開始覺得生命不是了無生趣的,生命其實是一場冒險,於是恐懼逐漸消失了,之後你會總是去探索冒險所在的地方。

  基本上,勇氣是從已知到未知、從熟悉到陌生、從安逸到勞頓的一趟冒險之旅,這趟朝聖路上充滿險阻,而你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也不知道你是否到得了,這是一場賭博,唯有賭徒才知道生命是什麼。

什麼是勇氣?
勇氣就是要克服恐懼,堅強的面對現實啊!

明天是三月八日,國際婦女節
該面對現實的請面對現實,不要說自己還在過兒童節了。XD


說到勇氣,最近看的動畫『天元突破 紅蓮之眼』,很切合這個主題啊!

天元突破 グレンラガン OP 「 空色デイズ 」 演唱:中川翔子
(感謝網友提供!)


【MAD】 天元突破 グレンラガン 「 WELCOME TO THE BLACK PARADE 」(網友改版)



突然發現,到目前為止,我寫過的節日相關文章還不少,以下是整理。



15 則留言:

  1. 空大...youtube有中文mv.....

    http://hk.youtube.com/watch?v=MGjXRbCVYkM

    你最近發文量變小的原因果然是這個動畫...
    不過現在發文應該看完第一部了吧...
    想當年我是一口氣全看完呢,明明沒什麼劇情卻讓人欲罷不能.真是一部好動畫哦.
    ps:翔子加持,觀賞度倍增= =+

    回覆刪除
  2. 不合理的地方一堆,可是卻超熱血啊~!!很棒的動畫!

    我把影片換掉了,感謝提供。^^

    回覆刪除
  3. 等等,你說『第一部』,難道還有第二部?

    回覆刪除
  4. 呃...我是說打螺旋王那10多集罷了...
    要是再出第二部的話...豈不是要全世界的猴子超過100億隻時....xxahgdas..
    再打下去只會無窮無盡 到這好了
    不過出外傳ova也不介意^ ^/

    回覆刪除
  5. 這部動畫合理的地方少得可以....
    稍為合理的地方好像就只剩人類的理性和情感(卡米那大哥不算!)

    這部動畫正如卡米那所說:超越可能!無視道理!(手指指向天空)

    回覆刪除
  6. 站長你好:

    林懷民、Mr.6、郝明義.......等56個人,最近發起了一個公益活動,
    叫做「我們的希望地圖」。

    這是2008總統大選期間
    一次公民意識的自發行動
    也是一次世界性的網路拼圖遊戲
    邀請大家一起上網寫希望、推薦希望

    說出我們對新總統、對個人、社會、世界的希望
    也讓我們說出的希望能發揮些作用

    希望是人與人互相實現的,
    所以我們特別希望這個活動能在網路上串連,
    在網路上發揮口耳相傳的作用

    誠摯地邀請您也加入這個活動串連的行列

    「我們的希望地圖」
    http://hopemap.net
    或者請回信至
    promotion@hopemap.net


    這是一個寧靜且緩慢的革命,它沒有終點。
    最重要的是在這一次或是將來的很多次能夠讓生命更美好的努力中,你,沒有缺席。—————引述「Yiling 的 文學.廚房」站長 劉怡伶
    http://blog.roodo.com/yilingkitchen/archives/5630923.html

    回覆刪除
  7. to 伯:
    我日本網站上看到,聽說要出劇場版了,不知道真的假的,我還沒求證。。。。

    回覆刪除
  8. 巴哈也有消息說劑場版
    看來是真的了...
    不過這次要打什麼...(沒什麼可以打的吧..)
    應該是吧剩下的空白劇情完結 如郁子當教師前去做什麼
    卡米那的老爸是怎樣死的(一出門口就給幹掉?還是想回來接卡米那帶他出村時給暗殺掉?
    卡米那怎樣回到村子的? 羅修的村子的顏面是如何獲得?(最沒興趣- -)..好像有不少問題留下..
    還是單純的後記....

    回覆刪除
  9. 劇場版依目前公布情報
    應是類同剛彈OVA三部曲一般
    將電視內容濃縮剪輯、再加上少量的修正與新內容這般
    類似總集篇的東西

    不過
    關於這部作品「沒什麼劇情」「不合理」這兩點
    我有異議啊!

    沒什麼劇情的部分暫時略過不提,因為我沒有什麼筆戰的意思,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天元愛好者。

    但以「機器人動畫基本上都是不合理的」這點看來,
    「天元」的物理無視只能說,比起所謂的剛彈等號稱「真實系」機人更加無視以外,
    其實這部作品的概念,也隱隱強調了「只要鑽破天際(燃)沒什麼不行」

    拿米老鼠比死亡筆記本是比較明顯的例子,雖然死筆裡的人物不能被捏成皮球再做成麵包又回復原狀,但這並不代表死筆的設定是「完全合理」的。

    如果我搞錯方向還請見諒,個人是覺得能自圓其說就是合理,動畫世界不要太計較…畢竟動畫是浪漫的!

    回覆刪除
  10. 活見鬼了~!!!!!!!!
    我點開【MAD】 天元突破 グレンラガン 「 WELCOME TO THE BLACK PARADE 」(網友改版
    的時候才發現

    我剛才也在聽「 WELCOME TO THE BLACK PARADE ]
    詭異的巧合阿~!!!
    這張CD還是我大前天買的
    也就是說....你PO這篇東西那一天
    巧合阿~~~~~~~~~~~

    回覆刪除
  11. to AskaskA:
    嗯也說得有道理
    不過不是更加無視 是完全無視....(鑽頭的質量大於機體質量數倍= =+...不過看的時候卻會出現很合理的感覺...Orz...制作人員很強的功力)
    至於劇情方面看完一集就會有想看下一集的沖動.....

    可是ova竟然只是單純的縮縮Orz
    還好我最近想重看一下應該不會太介意的

    回覆刪除
  12. 說明一下鋼蛋以現在來說應該是開發到的
    只是實用不大 沒人開發罷了(動畫把他強化了..)
    因為2足人型機械人現在的研究還蠻成功的.
    如果按比例加大 再弄個武器就是高達了

    回覆刪除
  13. >伯
    稍微吐槽一下,按比例加大這點並不容易...等比例放大象徵的是長寬高都要放大,所以重量會差非常非常多,而要支撐這樣的重量需要的動力源很難做又很花油或電等等..而且最絕望的是引擎(或馬達)之類的本身也有重量...
    這是目前之所以不可能會出現巨大機器人的理由...花同樣的錢不知道可以弄多少台戰車出來了

    回覆刪除
  14. >我是人
    就是因為沒利潤所以才人沒研究
    不過大至上要做也做到的= =+(有生之年好想駕駛機器人哦 就算激光劍也好 茶)

    回覆刪除
  15. 在談勇氣之前,先談談焦慮吧。

    焦慮和恐懼的分別是:恐懼是對世界上的存在的恐懼,而焦慮是在「我」面前的焦慮。暈眩之所以成為焦慮不是因為我畏懼落入懸崖而是因為我畏懼我自投懸崖。處境引起恐懼是因為它很可能從外面使我的生活發生變化。而我的存在引起焦慮是因為我對我自己對這種處境的反應產生了懷疑。開砲前的準備能在遭砲擊的士兵中引起恐懼,但是焦慮則是當他試圖遇見他應付砲擊的行動的時候,當他問自己能否把持住的時候開始產生的。同樣,當應徵入伍的人把它的兵站與戰爭的開始聯繫起來時,在某種情況下,他可能會害怕死亡;但更經常發生的是,他有「對恐懼的恐懼」,即他面對他本身而感到焦慮在大部分時間裡危險或可怕的處境是多面的:它們通過對焦慮的體驗或對焦慮的體驗被領悟,而這種領務又是根據我們認為是處境作用於人還是人作用於處境而定的。一個剛遭到「沉重打擊」的人,比如因為股票暴跌而失去一大筆貨財,會對貧困的威脅產生恐懼。他用力絞著雙手(這是人面臨必須採取但又還未確定的行動時的象徵性反應)大喊:「我該怎麼辦?可我該怎麼辦?」這是他在未將來的某個時候焦慮。在這個意義下恐懼和焦慮是互相排斥的,因為恐懼是對超越的東西的非反思的領會,而焦慮則是對自我的反思的領會,一方面產生於另一方的解體。在我剛才提及的情況下,正常的過程是從一方到另一方的不對過渡。但是也存在著焦慮顯得純粹的情況,即在它之前之後都沒有恐懼相伴隨。例如,當把我提昇到一個地位並交給我一項棘手而令人得意的使命時,我想到自己或許不能勝任它而感到焦慮,而對我可能的失敗將引起的後果這樣一個世界卻一點也不感到恐懼。

    在我剛才舉出的各種例子中,焦慮意味著什麼呢?應再看看暈眩的例子。暈眩是透過恐懼顯示出來的:我走在懸崖邊的一條沒有護欄的狹窄小路上。對我來說,這懸崖式要躲避的東西,它代表死亡的危險。同時我想到一些屬於普遍決定論範圍的原因,它們能把這種死亡的威脅變為現實:我可能在石頭上滑倒並掉進深淵;小路上舒鬆的吐可能在我的腳下崩塌。通過各種這樣的預測,我把自己看成一個物,相對這些可能性而言我是被動的,它們是從外面來到我這裡的,因為我也是世界上的一個對象,服從萬有引力,這些不是我的可能性。在這個時候,恐懼顯現出來了,我從處境出發把它把握為諸超越物中的可破壞的超越物,把握為對象,在自身中並不擁有它的未來消逝的起源。我的反應將在反思範圍內:我要「留心」路上的石頭,我要儘可能遠離路的邊緣。我因為竭盡全力排除危險的處境而自我實現,我在自己面前設想了一些將來的行為,意在使我脫離世界的種種威脅。這些行為是我的可能性。我擺脫了恐懼正是由於我使自己處在一個以我的可能性取代了超越的或然性的水平上,在超越的或然性中,人的能動性沒有任何地位。但是這些行為,正因為它們是我的可能性,因而並不對我顯現為是被外來的原因決定的。我們不僅不能嚴格地肯定它們有功效,而且尤其不能嚴格地肯定它們將被採取,因為它們不是自足的存在;若改變一下貝客萊的術語,我可以說它們的「存在是被採取」,它們的「存在的可能性只是應該被採取」。因此它們的可能性是以否定性行為的可能性(不注意路上的石頭、奔跑、想別的事情)和相反行為的可能性(我自己跳進懸崖)作為必要條件。我使之成為我的具體可能的那種可能只有在處境包括的諸種邏輯的總體的基礎上突出出來才能顯現為我的可能。但是那些被排除的可能,反過來除了「被採取」的存在之外沒有任何的存在,正是我使它們保持為存在,反之,它們實現的非存在是「不應該被採取」。將沒有任何外部原因來排除它們。只有我才是它們的非存在的永久來源。我介入到它們中間;為了使我的可能顯現出來,我提出別的可能以使它們虛無化。如果我能在我同這些可能性的諸關係中把自己看臥室產生其結果的原因,那就不會產生焦慮。在這種情況下被定義為我的可能的結果將是被嚴格規定的。但到那時候它將不再是可能,而直接變成將來。因此,如果我想逃避焦慮和暈眩,只要能以一個被給定的物團所規定的點上的在場物決定其他物團的隨後的進程的方式,認為使我拒絕面臨的處境的動機(保留的本能、先前的恐懼等)是決定我以前的行為的,這就夠了:我應該在自身中把握一種嚴格的心理決定論。但是,我感到焦慮正是因為我的行為只是一些「可能」,而這恰恰意味著,在我構成摒棄這個處境的全部動機時,我同時把這些動機當作不夠充分有效。在我把自己當作是畏懼懸崖的那一時刻,我意識到就我的可能的行為而言,這恐懼不是任何決定性的。在某種意義下,這恐懼喚起一個謹慎的行為,它本身就是這個行為的開始。在另一種意義下,它只是把這個行為以後的發展看作是可能的,這恰恰是因為我不把它認作是這以後發展的原因,而認作是,要求,召喚、等待、等等。然而,我們已經看到,存在的意識就是意識的存在。因此這裡的的問題不在於我在已經形成的恐懼打擊之後所能進行的凝思:恰恰是凝思自身顯現為不是他所召喚出的那個行為的原因,它就是恐懼的存在本身。總之,為了避免那種向我展示一個直接被規定的超越的將來的恐懼,我逃遁於反思之中,但是反思只能給我一個未規定的將來。這意思是說在把某種行為構成可能時,正因為它是我的可能,我才能認識到,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迫使我採取這個行為。然而我恰恰在那裡,在將來,我正是趨向未來,竭盡全力立即走向小路的拐角處,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將來的存在和我現在的存在之間已經有了某種聯繫。但是在這個聯繫之中,虛無溜了進來:我現在不是我將是的那個人。我不是將來的那個人的原因首先在於,時間把我同他分開了;其次在於我現在所事的人不是我將來要是的那個人的基礎;最後在於沒有任何一個現實的存在物能夠嚴格規定我即將是什麼。然而因為我已是我將來所是的人(否則我不會關心成為這樣還是那樣),所以我已不是他的方式將是我將是的那個人。我正是通過我的恐懼而被帶向將來,這種恐懼由於把將來變成可能而自我虛無化。以不是的方式是他自己的將來的意識正是我們所謂的焦慮。恰恰,作為動機的恐懼的虛無化的結果是加強了作為狀態的恐懼,他的肯定的對立面是別的行為(特別是自己跳進懸崖的行為)顯現為可能的我的可能。如果沒有任何東西強迫我去自救,就沒有任何東西可阻止我跳下懸崖。決定性的行為來源於一個我目前還不是的我。於是,在我還不是的那個我不依賴於我正式的那個我的嚴格意義下,我正是的這個我本身依賴於我還不是的那個我。暈眩則顯現為對這種依賴的把握。我走近懸崖,我的目光在它的深處尋找的正是我。從這一刻出發,我玩弄我的可能。我的眼睛從上到下掃視了深淵,模擬了我的可能的跌落並象徵似地實現了它;同時,自殺的行為由於變成可能的「我的可能」,反過來始採取這種行為的可能動機顯現出來(自殺中止了焦慮)。幸而這些動機只因是些體現某種可能的動機,反過來顯示視為沒有動因的,非決定的:它們不再能引起自殺,就像我對跌入懸崖的恐懼不可能決定我躲避它這樣。正是這種反焦慮,通過把焦慮便成猶豫不決而在一般意義上使焦慮停止。猶豫不決反過來要求決斷:突然離開懸崖的邊緣重新上路。

    回覆刪除

名稱可以隨便填,但是匿名名稱不雅者,我將不會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