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轉」侯友宜︰死刑可具體遏止殺人犯罪


我想說的很多話,這篇專訪中侯友宜都說了。
我懷疑的很多事,這篇專訪中都證實了。


侯友宜︰死刑可具體遏止殺人犯罪
記者賴仁中/專訪

中央警察大學校長侯友宜看過數百個命案現場,被殘酷手法殺害後的屍體躺在那兒,它的悽愴與悲涼觸動著這位資深警探的心靈深處,讓他無法想像,冷血殺人犯不給受害人一絲生機,為什麼現今會有一種聲音說「要給死刑犯機會」、「請寬容他們」、「他們悔改對社會是正面的…」。

侯友宜說,在上位者、做決策的人應該第一時間去刑案現場看看,去感同身受現場的震撼及被害人的慘與痛,不能只看隔了一段時間後犯罪者表現悔過、無辜的外型,有了親臨現場的深刻體驗,再來談論要不要廢除死刑。

他認為死刑是對重刑累犯的最後一個遏阻動作,實證上死刑存在,對遏止暴力殺人犯罪有具體效果,並不是一些人說的與治安好壞沒有關聯性,因為「要看的是質,不是量」。(註:本文基於公益必要性,文內有殺人場景與情節的描述,請讀者斟酌是否全文閱讀)



嫌犯事後落淚 只是假慈悲懺悔

記者問:看過這麼多犯罪現場,它帶給你什麼啟示?依你長年接觸嫌犯的經驗,有多少犯罪者會真心悔改?

侯友宜答:一件殺人命案,只在事後看一些資料或照片,這些是冰冷的,無法身歷其境感受第一現場的驚悚震撼與兇手的冷酷無情,等後來看到的,只有犯罪者「鱷魚的眼淚」。

犯罪者為了爭取活下去的機會,表現出悔過的、或者不是有心的、甚至是無辜的,這種場景大家很容易感受到,因為被告是活的,可以面對面,人們在這種面對面反射動作的感受上,容易接受對方傳達出來的訊息。

這時被害者和嫌犯是非常不對等的,你(主張廢除死刑者)沒有在第一時間去體驗被害者那種強度的感受,反而接收到犯罪者細水長流、慢慢給予的溫情攻勢,心裡面對犯罪者便有了「好像有悔過之意,要給他機會」的認知。

幾乎每個死囚 都是假釋後再犯

真的有懺悔嗎?其實是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大家看到的外型,並沒有看到內心那一塊,就像是冰山,只看到露出水面的部分,看不到冰山底下深沉的一面。這是真懺悔,還是假慈悲的懺悔、一種哀求、為自己某種目的懺悔?

執行政策的人、在上位的人,沒在第一時間體驗命案現場,沒有感受過被害者被害當時的場景,感受的不平衡,加上只看到冰山一角,容易產生很多錯覺。

所以我要講,今天要不要廢除死刑,讓做決策的人和人權團體到現場,親臨了解所發生的狀況,以及犯罪者剛被逮捕時鉅細靡遺描述的犯罪情節、還有現場表演,深刻去感受案發時肅殺的場景,若真正感受了,你會覺得「這種人讓他留在人間有意義嗎?」

民調顯示司法人員贊成死刑比例最高,高達八成八,為什麼?因為他們辦案、接觸得最多,感同身受最多。

問:主張廢除死刑人士還有一個理由是擔心誤殺,有沒有這種可能?

答:從一、二、三審、到不斷更審,判一個人死刑,至少經過二、三十位法官,都認為「找不到任何理由讓你活下去」才判死,非常慎重下才會確定一件死刑出來,後面還有非常上訴等程序救濟。

再就犯罪類別來講,只有殺害直系血親或性侵殺人、強盜殺人、惡性重大的結合犯、集團性綁架撕票才可能判死,而且是蓄意的,如果是過失、自衛都不會,我的博士論文是做性侵害殺人研究,十二件個案也沒有都判死刑,有的是未成年,有的過程當中被認為「其情可憫」,你看連這麼惡劣的犯罪都沒有百分之百判死啊!

問:可否從個案更深入談談命案現場給你的感受。

答:以前在中山分局、台北市刑警大隊和刑事局的時候看過太多命案現場,有的被害人被一刀一刀的剁、或殺了幾十刀,那叫殘忍、沒人性,但當年陳進興三人犯下方保芳三死命案,用殘忍不足以形容,我一進去,第一眼看到方妻張昌碧陳屍手術台下,被膠帶綑綁雙腳和蒙眼,平躺地下,眉心中一槍貫穿,腦漿流出。回頭見旁邊廁所門開著,方保芳也被蒙眼坐馬桶上,穿著西裝,領帶略歪,手術服剛脫下放在旁邊,手上還戴著手術手套,兩手下垂,也是眉心中一槍,血液往下滴和往後噴。

女護士鄭文喻穿著護士服,蜷曲在一坪多的衛浴間,腳未穿鞋,眼同樣被蒙,上蓋一毛巾,兇手頂著毛巾近距離射擊,一樣一槍貫穿,腦漿噴出。三槍解決三個人,我當場起雞皮疙瘩,這是叫行刑,不是義憤殺人、情緒性殺人哦!兇手不是禽獸而已,簡直是妖魔了。

後來陳進興落網,我曾和他詳談,那時他已被判死刑確定,沒有心防了,什麼都講,他說當時高天民剛割完雙眼皮,一起身,把病人穿的手術服一脫下,兩個人就把方保芳拖進去槍斃,方妻直接在手術台旁斃掉。陳進興把女護士拖到雜物室,女孩子拜託他、求他都沒用,陳進興殘酷傷害她又拖到浴室,命她趴在地下,看著她全身顫抖,仍一槍給她斃命。

你知道嗎?陳進興描述這一段時,還邊講邊笑,口沫橫飛說「我就把他如何如何」、「他嚇個半死」等,像是完成一個非常棒的作品一樣,按理經過一段時間沉澱,談這個問題應該是慚愧、帶著悔過,不應該顯現輕蔑、愉快的心情。我當時想「這人根本是魔鬼,如果讓他出來,還得了啊!」

輕微犯罪增加 與執行死刑無關

講不客氣點,死刑犯要死還給他麻醉昏迷再打,很厚道,他們完全沒有,把三個無辜的人眼睛一蒙就槍斃,殺的還是幫你忙的人,比較之下,給他們死十次,也是應該的啊!

還有白曉燕,從排水溝撈上來,脖子、身體和腳被綁三十多公斤啞鈴,手指被剁,身體遭重擊毆打,你看嫌犯有多惡劣,人質已死掉八、九天,還繼續勒索要錢,勒索期間有四、五天沒電話進來,就是在處理屍體。像這種嫌犯,還要給他們機會?

我曾做研究發現,那種蓄意、惡性重大的、會犯下判死罪的都是前科累累,如果監所能讓人悔改,保證不再犯,那是OK的,但這些人哪個不是幾進幾出監所,都是經過監所教化後假釋出來的。

比如最近一位新加坡記者來採訪,我談到一件舞女分屍案,嫌犯方金義六十幾年先犯恐嚇罪,關出來再犯強盜案、性侵案,並殺害一名舞女,曾判死刑,後改判無期徒刑,關十幾年假釋出來再殺第二名舞女,還性侵分屍洗劫財物;他們都是先犯一些罪,一直累積,累積到一個程度,最後犯下駭人聽聞的案子。

高天民也是,早期犯強盜案,犯了五十幾件,假釋後再犯白案、方案。

廢除死刑人士看到的一面是「有機會讓他活下來,因為他會改過,對社會有正面貢獻」,事實上像這種累積犯罪的犯罪者,如果沒有一個遏阻,再給他出去,他會變好?要變好,早在輕刑犯、重刑犯的時候就變好了,死刑就是對這些嫌犯最後的一個遏阻。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遏阻,暴力犯罪就可能持續上升。

問:不過主張廢除死刑的人,認為死刑與治安沒有顯著關聯性。

答:他們拿出一些數據來支持論點,說看不出有特別變化,但他們是量化,不是質化,不能因為竊盜、詐欺案件增加,用輕微犯罪的增加掩蓋了死刑對質的影響。

比如擄人勒贖案,早期一年八十件,陸續有嫌犯被判死執行後,現降為不到二十件;父執輩那個時代,綁架案平均五件就有一名肉票被撕票,現在十件不到一件被撕票,因為有死刑在那裡,但只要不是惡意、蓄意殺害人質,法官會給他們機會,這樣直接、間接對生命的傷害就減低。

換句話說,綁架件數及手段方式,很清楚的因為有遏阻而有改變,我不是說量處死刑就一定對治安有改善,但起碼對某些犯罪類別,確實達到一個程度的遏阻效果。

施政要看民情 不能夠落差太大

問:人權團體認為將死刑犯終身監禁,即可遏阻再犯,你是否贊成用終身監禁替代死刑?

答:現在有些國家有終身監禁,但有一種,依我創造的名詞叫「虛擬的終身監禁」,雖判了終身監禁,但關上三、四十年,認為他老了、沒什麼作用了,還是給他出來,這種「虛擬的終身監禁」比例佔很多。

台灣經常有大赦、或用一個什麼理由來減刑,因此日後就算有終身監禁制度,實質的終身監禁也可能變成虛擬的終身監禁。每一個犯罪者都講得很好聽,說「如果把我關到死,乾脆把我槍斃算了」,嘴巴這樣說,但法律改為終身監禁,還是會期待,期待出現虛擬的終身監禁,讓他有機會可以出去,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也會想。

死刑犯不到最後,都不會放棄希望,真要執行時,問問那些行刑法警就知道,被帶去槍斃的時候,哪個人的腳會不發軟。因此討論終身監禁其實沒意義。

再就終身監禁本身來說,就算真有,對監所也是極沉重的負擔,萬一他在裡面殺人,又多出一個案子要多審好幾年,甚至還可以放封出來走一走。

有人說廢除死刑是世界趨勢,可是有些趨勢又流回來了啊!比如美國某些已廢死的州又恢復死刑。何況法律沒有所謂世界潮流,法律要能跟民情結合,不能落差太大。

問:死刑犯的確不輕易放棄求活,拚命打官司,一打多年,你怎麼看?

答:死刑案一再更審,過程中,有時發回的理由不是很適切,只是法官為了慎重,所以時間拖長,這也是死刑犯拖延時間的一種訴訟策略。

我舉商人黃春樹被綁架撕票案,打公用電話嫌犯被逮捕後,先說屍體埋在大園,我直覺他說謊,跟他說你不說實話就走著瞧,後來吐實,帶我們到汐止挖出來,很慘,殺了好幾刀,澆汽油燒了之後再埋起來。

這件案子訴訟五年後傳我去作證,只問「屍體怎麼挖出來的?」當然是嫌犯帶我們去挖的啊,其實這不是重點,但法官認為,律師提出來了,所以有義務問我,搞來搞去又開了一次庭,但似乎也不能怪法官,因為死刑犯跟律師請求一定要傳這個證人來問。

黃妻每次開庭都哭得很傷心,退庭出來後還在哭,每一次開庭,就是對被害人家屬的一次傷害。

問:死刑法律還在,你認為已定讞死刑犯可以不執行嗎?

答:當然要執行,而且符合我們現在的民情與趨勢,若是法律可以不執行,第一線辦案同仁看到通緝犯就不要抓了嘛。這些本來根本不是問題,而是被人挑起來,變成了問題。


23 則留言:

  1. 這樣的議題,是很嚴肅的,是關生死,誰也不願置啄片言隻字,但總忍不住,事情竟然做了,該如何便如何,就像
    什麼事情都該有個代價,時間流逝不再來,青春期過了,
    頭髮白了,再怎樣都無法回到青春年少,這是自然定律,
    時光不能重來,犯了錯就要接受制裁,勇敢的面對,記取
    這世的教訓,願來世不再犯。不是一味逃避推卸責任,勇敢的承擔,這是給世人一面活生生血淋淋的鏡子,這是法治國家的給人民一個保障。給生者無所懼,安居樂業的空間。

    回覆刪除
  2. 大家都知道慈悲,但是卻很多人卻不懂慈悲的真意,常常搞錯。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請問你懂嗎? 希望你能告訴我何謂慈悲的真意。

      刪除
  3. 贊成廢除死刑的團體才最應該判死刑!因為他們就是加害者的幫兇!

    回覆刪除
  4. 這篇在網路上討論很久了,它其實充滿了很多偏見和廢話,而且只能拿來給死刑論者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我希望你發生跟我家人一樣的事情

      只是被人砍到上新聞送醫

      幸虧沒死

      刪除
    2. 廢死的話更充滿了詭異邏輯不是嗎?

      木村洋 的廢死律師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希望你家的小孩都綁上漂亮的蝴蝶結,
      而你的女方家屬都被座復活儀式。

      刪除
  5. 這句重點
    這些本來根本不是問題,而是被人挑起來,變成了問題。

    回覆刪除
  6. 侯友宜也說出了我想說的話.
    死刑絕不能廢除~

    回覆刪除
  7. 不能廢死刑!!!!
    我真心覺得只有像那種親臨犯罪現場或是親身體驗家人或是親朋好友被殺害的人才有提廢死的資格
    其他人提倡廢死 我都覺得是在講風涼話而已

    『有人說廢除死刑是世界趨勢,可是有些趨勢又流回來了啊!比如美國某些已廢死的州又恢復死刑。何況法律沒有所謂世界潮流,法律要能跟民情結合,不能落差太大。』這句我講得很有道理,法律不需要追求什麼流行,是需要跟民情結合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是我拒絕原諒兇手
      而我那個被砍到重傷的家人一樣說了不可能會原諒兇手跟主謀。

      所以我很希望只會掛在嘴邊的廢死成員也碰到這種事情

      畢竟要你家後院著火,你才會了解這有多痛。

      刪除
  8. 這篇文章 非常中肯

    我認為 廢除死刑的前提 地球已經是一個烏托邦的世界才行
    在人類還沒有達到這個境界之前
    死刑絕對有存在的必要

    回覆刪除
  9. 我認為廢除死刑
    就像是一個小孩
    同情一隻快淹死的螞蟻
    把它從低處放到高處一個舉動而已
    懂意思嗎?
    小孩=反死刑人士
    螞蟻=死刑犯
    低處=死刑
    高處=社會
    你們覺得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然後增加劇情

      螞蟻在小孩的面前把她的妹妹咬死了

      小孩放火燒死了螞蟻才是正解

      刪除
  10. 樓上,我不覺得。
    小孩救螞蟻這件事並沒有錯,螞蟻又沒幹什麼壞事,比那些死刑犯值得同情多了。

    回覆刪除
  11. 我贊成不廢除死刑
    因為我不想哪一天自己若或身邊的人慘遭不幸時犯人無法得到應有的懲罰

    回覆刪除
  12. 我也贊成不廢死刑~因為我覺得如果因為他們犯錯~因為怕面臨死亡~就輕易原諒他們廢除死刑~難保有的死刑犯不會再犯~通常累犯多~而且未來要視費死那些殺人犯也永遠不會害怕會有死刑~而常常犯案~人命多沒價值
    當初犯案時怎不會想想那些受害人的心情~和恐懼~難道那些被受傷和被殺害的人就該死嗎?
    希望不要因為死刑犯人而沒看見那些背後多多少少被他們家庭破滅的受害人和家屬~有的人不是受害者根本無法體會那種痛

    回覆刪除
  13. 我贊成廢除死刑,主要是看到那群反廢死的鄉民殺戮的嘴臉,三不五時威脅廢死人士,更讓我不寒而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意思是你家人被死刑犯給...你就不會不寒而慄?
      而且是死刑犯才有殺戮的嘴臉喔

      刪除
  14. 比陳進興更殘忍 3女化身人魔虐殺女伴
    林保宏
    2012年11月27日 08:01

    台中市三名女同志夥同網友虐殺舊情人,檢方起訴4女1男。
    播放影音新聞 社會中心/台中報導

    一名陳姓女子日前離開出走,投靠舊情人謝姓女子,不料謝女認為陳女過去曾劈腿,竟然夥同其他朋友共4女1男,對陳女狗鍊拴頸、毆打性侵,甚至還用美工刀削臉、割乳房上百刀,手段極為殘忍。陳女不堪凌虐,19天後慘死。檢警人員看到直說「這是近年看過最殘忍的虐殺案」,檢方日前依殺人罪起訴4女1男。

    這起慘無人道的虐殺案,發生在台中市。21歲的死者陳女過去曾與謝女(23歲)交往,2人分手後,謝女與另名男子結婚生子,但不久後就分居,她便與另名陳姓女子(21歲)在台中市太平區合租套房同居。先前曾與謝女交往的蔡姓女子(21歲),希望和謝女復合,還租套房在謝女住處對面。

    9月12日,死者離家出走投靠舊愛,但謝女已和新歡同居,她便安排死者和蔡女同住,結果死者與蔡女日久生情。但死者曾透露過去和其他女子交往的情史,引發謝、蔡2人不滿,認為死者水性楊花,準備教訓死者。15日,謝女3人分持皮帶、掃把等毆打死者,而且手段殘暴。蔡女甚至還找來新歡施姓女子(20歲)加入凌虐行列,毆打或用美工刀割死者身體。

    27日晚上,謝女又找來吳姓男網友,對死者猛踹、皮帶抽死者背部,直到上月4日,蔡女發現死者似乎已無呼吸心跳,才趕緊報警。檢察官與法醫相驗,發現死者身上全身是傷還多處潰爛,連警方都痛斥手段比陳進興還兇殘。檢方依殺人、加重強制性交、妨害自由、傷害等罪起訴這4女1男。

    回覆刪除
  15. 湯銘雄臨時起意縱火而導致神話KTV裡面的人被燒死了

    湯銘雄就被判了槍斃死刑

    那侯友宜惡性蓄意縱火而害得鄭南榕報社裡面的鄭南榕被燒死了

    侯友宜卻當了臺北副市長


    說難聽一點

    侯友宜只不過就是

    臺灣一個

    最典型的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罷了

    侯友宜要是真格支持死刑的話

    那為什麼侯友宜到現在從來都沒有說過

    「湯銘雄他臨時起意縱火而導致神話KTV裡面的人被燒死了

    湯銘雄他就被判處槍斃死刑了

    那我侯友宜惡性蓄意縱火而害得鄭南榕報社裡面的鄭南榕被燒死了

    那我侯友宜也早就應該要被判決槍斃死刑」

    的這種話呢









    回覆刪除

名稱可以隨便填,但是匿名名稱不雅者,我將不會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