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物極必反,名字有爽,的一位同學


尹爽(一ㄣˇ ㄕㄨㄤˇ)

一個相當有個性的名字。

當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是在新生開學典禮老師點名的時候。
我轉過頭去想看看是誰,只見一個男生露出白牙對著我笑。對,就像黑人牙膏那樣。
我楞了一下,報以禮貌性的微笑,然後趕緊把頭轉回來,就像個偷看暗戀的女生,結果被發現的小男生那樣。

為什麼我會這樣?我不是走硬漢路線的嗎?
所謂的硬漢,就是應該以肌肉碰撞,熱血相搏,揮灑汗水的那種形象啊!
我剛剛的舉動是怎麼一回事?真是丟盡我們硬漢界的臉了。

『不行,等一下休息時間,我有必要好好的修正一下這個錯誤。』我暗自反省著。
休息時間一到,我走出會場,正想看看剛剛那個人在哪,沒想到他就主動向我走來了。

長得白白靜靜,斯文卻很爽朗,180以上的身高,配上結實的肌肉,一副陽光男孩的模樣。
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但我就是覺得有哪裡不對。
不容我多想,他已經走到我跟前,我趕緊放下手中的水杯向他握手。
這時,奇怪的感覺又冒了上來,但我沒有理會。

我們彼此互相自我介紹,略過剛剛老師介紹過的姓名,我們直接談到生長背景。
他說他住在福建,但是卻不會說閩南語,國語也標準得另我稱奇。
我說我來自台灣,雖然我媽是客家人,但我完全聽不懂客家語。

不料,他一聽我是台灣人,立刻眼放精光。
就在接觸到他眼神的這麼一瞬間,奇怪的感覺又浮現了。
『你住台灣啊~你認識羅志祥嗎?』他興奮地問。
『啊?』我反應不過來。

『就是小豬羅志祥啊~(心)』他迫不及待。
『喔,認識啊。怎麼了?』我不太了解他想表達什麼,但我很在意他句尾的『心』。

『好好喔~你們一定常見面吧!』他興奮地大叫。
『沒有啦,我只是在電視上看過他而已,而且他住台北我住台中,其實我跟他不是很熟。』何止啊,根本完全不熟。

『那你可不可以幫我跟他要簽名~我好喜歡他喔~』他興奮到臉泛紅潮,鼻孔噴氣,一副快把我生吞活剝的樣子。
『可能有困難喔,我沒遇見過他耶。』都跟你說了,我跟他不熟,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我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嗯~不管啦~你幫我跟他要簽名好不好~人家真的好喜歡他喔~~』喂喂喂,那個人家是怎麼一回事?你的小指為什麼翹起來了?你你你…你靠那麼近想幹什麼?
『我盡量啦,不過先說好,遇不到我也沒辦法。』遇得到才有鬼勒!還有,不要靠在我身上!!

『其實我注意你很久了,打從新生介紹開始,我就覺得你很不一樣,你覺得我怎麼樣?』他用手指在我胸口畫圈圈,我終於發現哪裡不對勁了。他媚眼如絲的看著我,我毫不懷疑,如果現在沒有別人,他一定已經開始脫衣服了。
『啊!休息時間結束,以後再聊,掰!』我本來還想加說『不要太想我喔~』,但是我害怕他會誤會……不,他絕對會誤會!我趕緊把快脫口而出的字又吞了回去,然後從休息室飛奔離去。

接下來的典禮,我一直聽到『小豬…羅志祥…你…』之類的聲音,伴隨著喘息聲在我耳邊迴繞。炙熱的視線燒灼著我的全身,我感覺到屁眼在發燙,我整個人如坐針氈。其實這麼形容也不對,因為老實說,我情願坐針氈也不想被捅爆小菊花。

典禮一結束,我馬上逃到車站坐電車回家。一路上因為懷疑自己被跟蹤,我數度繞進商店再隨著人潮走出。進了剪票口,過了最後一個彎道,我卯足全力直線加速,最後以一個漂亮的前滾翻躍入電車!我記得當我成功的在關門前進入電車時,車上的人還站起來拍手,害我差點當場發表起得獎感言。

我望向車窗外,似乎看到他跌坐在月台的地上,一隻手撐地,一隻手拿著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手帕,眼泛淚光的咬著,一副瓊瑤戲中『你這個負心漢,我們的孩子要怎麼辦』的模樣。

下車前,有幾個人不好意思地走過來問我:『這部電影什麼時後上映?我們會不會入鏡?』之類的問題。我在幫他們簽過名之後,只留下『無可奉告』四個字,然後就沐浴在眾人的崇拜中,帥氣地用慢動作離去。

之後,躲躲藏藏地過了大約兩個月那麼久,我才知道『尹爽』是坐他旁邊那個,無時無刻都一臉老娘很不爽的女生,真是物極必反。而他的名字叫吳成昊,昊(ㄏㄠˋ)是蒼天的意思,他本來應該被期許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現在卻是『吾成gay』,我想他爸媽應該多有感慨吧,唉~

過往相關文章: 名字帶有煞氣,眼神帶有殺氣,的一位同學


1 則留言:

  1. 原來是個基佬‧‧‧
    在大陸可是會被打壓的。我想應該才要跑日本吧。

    回覆刪除

名稱可以隨便填,但是匿名名稱不雅者,我將不會回覆。